陈旧晓诶

玛丽与魔法之花

赤司征十郎1220活动开启!

生日快乐ww!


包包包子铺!:




赤色晕染开的奇迹,


是上帝掷出的那枚刺破黑暗的王将。


赤司征十郎,生日快乐!


生贺倒计时20天,举起你们的双手一起来吧~




因开屏时间调配,定在12月16日开屏。




即日起,至12月15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画手 @彩贺琴  太太供图。


12月16日记得点开LOFTER,为赤司征十郎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赤司征十郎1220生贺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all的场】求助

问一下各位大佬有没有的场大人受的小说啊啊!我真的超级想看,求发名字呜呜呜


【all的场】十二妖怪物语(坑警)







“如果可以的话,请您收下我感谢的花朵吧,除妖师大人。妾身妖力虽微弱,但至少能治愈您的外伤。”



近乎透明的粉从花萼蔓延过来,那朵小小的樱花就这样落到了的场静司的手里,他难得愣怔地看着掌心的花。



夏目站在的场不远处,他有些难以置信————对待妖怪如此残忍的的场先生居然会被妖怪感谢!这到底是对死于的场之手的妖怪的讽刺,还是对如此排斥妖怪的的场先生的讽刺呢?



斑看着前面的一人一妖不语,只是在夏目怀里换了个位置继续睡。




像这种没有多少妖力的“高级妖怪”的事情,他才懒得管呢。也只有抱着他的这小子如此优柔寡断了。








右眼传来的刺痛惊醒了沉睡的的场,他将箭握在手心。门外的烛光勾勒出走廊徘徊的巨大妖怪的身影,而身影离他越来越近。最后,一只巨大的兽爪划破木门,从破门外钻了进来。




的场静司将符咒甩了出去,同时将弓拉满,破魔矢刺破符咒正中不明妖物心脏。而妖物撕心裂肺的叫喊也几乎让的场静司耳聋。




妖物拔出体内的箭,以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的场奔来,而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妖物的利爪划出数道血痕。鲜血顺着和服衣角流下来,滴在地上,而妖物已经捏住的场静司的脖子。







“你如此狼狈的一面还真是少见呢,静司。”男人的声音从妖物背后传来,的场冷哼一声便不说话。



妖物抓住的场兽爪冒起了烟,紧接着燃起了火焰,妖物将的场甩开,吼叫着转而攻击男人,只是转身瞬间便被火焰烧成灰烬,连吼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的场静司慢慢从墙角站起,他从和服袖中抖出一朵小小的樱花,近乎透明的粉从花萼蔓延到瓣尖。他捻起花朵念咒,身上的伤口竟开始飞速愈合,最终变成一条条细小的粉嫩的新肉痕。



“除妖师依靠妖怪的力量治愈自己,还真是可笑呢,静司,”男人抖抖被妖物的血弄脏的衣袖,走到的场静司面前抱起他向外走去。的场现下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他,只能皱着眉头任由他抱起自己。


“啊呀,还是不能接受吗,静司?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果然还是小时候可爱啊。”



“如果你能闭嘴的话我会很高兴。”






不可以说,会被举报。






















故城雪(预告)



  “何时归?”


  “……”他忽然停下了落棋的手,黑色的棋子从他指间落下,发出痛哭的哀嚎。


   “何时归?”


    “……许是……”他嚅喏着,试探地看着我,我知道,大抵是没有回复了。


    “今日天正好,下着恁大的雪,倒衬这红梅更好看了。”我笑道,将白子落下。他不回也好,天地之大,我又何缺知己。


    “正是,只是这景虽好,天却太冷了些,子成可得多着几件,莫要像今日这般鲁莽了。”



……







      风雪越烈,亭外的梅簌簌落下。他起身了,将大氅披在我肩头,将边带系紧了。我看着他,先前聊得欢,此时却不知说些什么。



       风灌进我衣裳里,冷得我直打颤,但我不想挣脱他。我俩抱在一起,像两棵树一样枝叶交叉。我不想他离开,我那样凄切,他仍要走。



      我留不住他。我不想他去送死。


     三


他走了,我看着他的马绝尘而去,连他在风中飞扬的红色衣襟一起远去。雪那样厚,那样白,我看着他化身梅花,簌簌落在雪地里,又被新雪掩埋,全不见了。



我披着他的大氅,侍从从亭外进来收了棋局,送进马车去了。


那盘棋我俩还没下完。



下不下完也没有意义了,白子已经被黑子团团围住,再下也只是困兽之斗。


我总是不能赢他。






可我总得赢他一回,才好了却心愿啊。


雪又下了,我却越发看不清他的模样,只知道他的红衣和亭外的梅一样好看。至于我,大抵也成了梅。



我曾跟他说,我总要赢你一回。我才好……



那又怎样呢,现下输赢无所谓了。


毕竟……我……总得……先去……下边等……他了……












     


问一下

嘿,我可爱的小姐姐,求问国庆有放两天假的吗?有超过两位只放两天假的小可爱我就写文普天同庆(不,一起悲伤)。只关all丞(求无63之所求,无73之烦恼)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我高三了ജ്(゜-゜)ಋ

已经开学好几天了,前几天还好,有手机的温暖,现在开始,明天就要收手机(跟花妈们说再见了(不周五我胡汉三还会回来的)

【农丞】骑士的小兔子

【农丞】兔子

骑士农x小兔子丞

七夕乱炖第十二棒(惊喜棒)

因为 @柠檬味的猪猪♡ 出了点意外,所以乱炖活动文晚点发,请大家期待哦!

骑士养了只小兔子。小兔子只有骑士的手那么大,身上的毛白而软,像极了森林的雪。

骑士是宫廷的护卫,每天穿着冷冰冰硬邦邦的盔甲在城堡里走来走去,他好高,比其他其实都要高出一个头,国王选骑士长,一眼就看到他,于是国王就指着他。

“骑士陈立农,你愿意保护公主,击败即将到来的恶魔吗?”

国王的声音浑厚而充满压迫,可是国王的话一到长着一双狗狗眼的其实身上,就变成了羽毛,慢慢地掉下去了。

骑士跪下,用右手蜷成拳头抵在胸口,看起来十分严肃,连看起来十分可爱的脸也多了分庄严。

“我愿意抵御恶魔,保护公主!”

小兔子缩在骑士胸前的盔甲里,似乎被拳头敲击盔甲的声音吓到,它缩起脖子,将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陈立农-成为骑士长之后有很多的东西要处理,他每天清晨就在公主宫殿前待命,夜晚月亮慢慢落下也不肯离去,小兔子经常吃不饱饭,骑士长想起来要喂它吃萝卜的时候总被小兔子记仇地咬一口。

骑士长痛呼,还是小心翼翼地托着兔子的屁股将它凑到胡萝卜前,小兔子见到吃的就不会生气,只是拿屁股对着骑士长,抱着胡萝卜慢慢地啃。

小兔子吃起萝卜来总是很急,它忙忙将嘴巴塞满,两颊都鼓起来,像两个小包子,陈立农忍不住用手指去戳小兔子的囊袋,被兔子一爪子拍掉也不介意,他看着吃饱的兔子仰躺在手掌里用前爪抚着肚子,好像打了个饱嗝。

陈立农早就知道他的兔子不同寻常,单就小兔子的脾气和习性来看几乎和人一样。

他本来想给小兔子取个名字,什么玖玖,汐汐都想过了,都是些女孩子的名字,他总觉得他的小兔子这么可爱,肯定是个娇娇的女孩子。于是他抱着吃大了的兔子走到书桌前,用羽毛笔沾了墨水打算写下敲定的名字。

“汐汐,你叫汐汐好了,这么可爱的小兔子名字也要很可爱。”陈立农狗狗眼弯起来,小兔子却一下子就从他怀里溜掉跳到了书桌上,两只软软长长的耳朵支起来,看起来好像生气了。

骑士对着小兔子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它为什么生气,只好从厨房拿来胡萝卜,放在小兔子面前,向小兔子道歉。

对不起哦,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你了诶宝宝,吃根胡萝卜消消气吧。

当天晚上骑士长梦到了一个长得精致可爱的男孩子,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皮肤白得像从雪国来的孩子。

男孩子看起来很生气,他皱着眉头将自己拉到湖边坐下,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睛红红的像要喷火。

“陈立农大笨蛋!我是男生!怎么可以取汐汐这样小女生的名字!”男孩子怒视的眼神在陈立农看来就像是撒娇,尤其是男孩子看起来就像一个绵绵软软的小兔子,龇牙咧嘴的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你是我的小兔子吗?”

男孩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全身红了个透。

“什么你的兔子,我叫范丞丞啦!笨蛋陈立农!”男孩子羞恼了就推开陈立农,然后看着骑士一下子消失在面前。

“笨死了,这样的傻瓜怎么当上骑士长的啊,还想打败我。”男孩子慢慢地变回兔子模样。

坐在床上的骑士被梦境弄醒,他摸摸枕头,他的小兔子蜷成一团缩在枕头上,感觉到冷身体又不自觉地往他手里缩。

“原来你叫范丞丞吗?”

第二天一早陈立农就被国王紧急召唤,他连小兔子都没来得及带上就被催促着离开家里,只好紧赶慢赶地往城堡走去,希望快点解决事情回来陪新取名字的小兔子。

国王告诉陈立农恶魔已经抓走了公主,让他马上去城堡附近的森林深处救回公主。陈立农领命,回到家带上了小兔子,和一队骑士向森林走去。

小兔子一路上总是不安生,他总趁陈立农不注意就往森林深处跑,陈立农发现小兔子不见了,急忙往森林深处走,他一边喊着范丞丞一边用剑砍掉挡路的树枝。结果在他梦境里的发现小兔子慢慢变成他梦里的男孩子模样,陈立农走上前抓住男孩子的手,有些梦变成现实的惊讶。

他看着男孩子转过头,像他奔来。

tbc

【昊丞】银饰

[昊丞]银饰   一

ooc严重

禁止上升真人

富二代x吸血鬼丞AU

七夕乱炖第一棒

下一棒 @步荆




我曾去过一个森林。

那里不像恐怖片里描述的一样阴森,也不如纪实片里拍得那样美丽。

01.

错综复杂的宴会厅里,灯光琉璃,身着华丽的少女们坐在宴会角落的沙发上,小声讨论起最近的听闻。所在一隅偶尔传来女孩子可爱的娇嗔,让不少男性都忍不住想要去听一听。

“Did you hear? Someone has recently seen a vampire in the forest...”

“Really? My father's last silk that was in the east was passing through the forest and said I saw something strange, and it was hard to be a vampire?”

“I think it might be true…I heard vampires are beautiful…”

”No…Probably not...”

“What are the ladies talking about?”梳着背头五官精致的少年走到谈论的少女们旁边,手肘撑在红色沙发上,沙发下陷一个凹口,少女们诧异地看着少年,好像他出现在这里多么难以置信。

“ vampire……We're talking about vampires。”少女脸上染了红晕,连参加宴会前画的精致妆容一起在她脸上开出了一朵玫瑰花。

“Thank you, miss。”少年听到话后冲着少女笑着点头致意,又转头往宴会的中心走去。


他身上的黑西装勾勒少年年轻却能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常年锻炼使得他身高挺拔,且拥有漂亮的肌肉。他将金丝边的眼镜戴上,边上的流苏垂下来到他肩头,他笑着举起酒杯同合作者碰杯,红色液体流入少年微张的嘴里,他将酒杯放下,谈笑风生。

宴会上的场景随着时间流逝逐渐静谧。空旷的客厅只剩下几个仆人在打扫宴会上剩下的垃圾。而宴会的主人则早早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哥哥在这呆了两个小时累不累啊,”撒娇的话出自少年之口,同方才在宴会时不同,他对着坐在床上的男人撒娇语气让人联想不到他是刚才同众人洽谈的贵公子,反而多了一丝孩子气。

他摘下眼镜,随手将它搁在一旁,继而双臂缠上男人的手,试图用不符合妆容的求饶姿态来让男人消气。

“哥哥……”

“丞丞哥哥……”

 
  “宝宝?”

“闭嘴!”

男人恼羞成怒地用手堵住他的嘴,他穿一身黑色西装外套内里只一件镂空蕾丝衬衣,白色皮肤在酒店灯光下反着刺眼的光,少年被名叫丞丞的男人用手堵住嘴,眼睛不自主地往下瞟,看到在红色衬衣的勾勒下男人凸起的两点,忍不住想象男人的肉体模样。

“黄明昊你再敢想我就把你脑壳敲掉!”男人顺着少年的目光向下看,连忙松开手将外套穿好,还丢了个警告的眼神给少年,可是少年只是将男人抱在怀里,嘴巴在男人的嘴上啄了一下。

“黄明昊!!!”

02.

在两人打闹后终于想起要吃午饭,范丞丞一把推开抱着他腰的黄明昊,看着黄明昊自觉地解开西装内衬扣子露出脖子和锁骨。范丞丞头靠在黄明昊肩上,红发张扬却无比柔软,它轻轻拂过黄明昊的脸,又停在脖子旁边。

范丞丞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刺破黄明昊的脖子,用舌头舔食着从刺破口流出来的鲜血。黄明昊不适地皱眉,但又尽量放松自己好让范丞丞吸他的血,他环抱住范丞丞的腰,趁范丞丞进食地时候贪婪地看着他的发旋,没被头发遮住的小半边脸隐藏在他的脖颈处。

范丞丞很白,长得更是万里挑一的好看。这可能是吸血鬼的特征,黄明昊想到传说,故事里面的吸血鬼总是高贵而美丽,但他们又无比冷漠和凶残。会将人吸干血液后将人抛弃荒野,可范丞丞不仅友好而且天行善良,跟传说中的怪物完全不一样。

他这真是去森林随便转一圈见到宝贝了!

“好啦,”范丞丞吸完血满足地舔掉嘴角蹭上的血,好心地替黄明昊扣上衣服扣子。他转着眼珠含着笑意向黄明昊笑着,嘴里说着想吃的零食。

“黄明昊我要吃辣条薯片雪饼沙琪玛果冻豆干魔芋爽。”

“好好好,我给你买,哥哥你再这么吃迟早胖成猪。”黄明昊招架不住范丞丞撒娇,只好同意,让仆人去买,他自己抱住范丞丞不愿意撒手。

“哥哥,以后我都给你买零食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好吗?”黄明昊哄劝着怀里地吸血鬼。

“可以啊,什么条件啊?”范丞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毕竟在他眼里食物第一位。

“我一辈子都给你买零食,你也一辈子都别离开我。”

“……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