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旧晓诶

丞花妈妈玩家,咸鱼翻身不了

你是黑夜里的玫瑰,也是我心头的朱砂。

不老魔女的孩子(三)

         ooc严重!
       禁止上升真人!
       西幻设定,不喜勿喷!
       被抛弃贵族少年坤(伪)x魔女丞丞

        森林夏天晴朗的夜晚里飞着许多萤火虫,它们化作萤光穿梭于树间,像黑布上的点点亮色花纹。蔡徐坤推开松木做成的巨大圆窗户往外面看,那些好看到令人感动的景色是他在城镇未曾见过的。从他记事以来,看到的就只有巨大的房子,步行匆匆身穿灰色衣裙的仆人和前来交好的形形色色的人。

       曾经的日子他想要吃东西只要一声招呼就会有仆人布菜,跪坐在他的椅子前等待他说“要”或者“不”,他想要什么,父母就会想尽办法给他弄来。但是他一个人待在家里,没有玩伴。

         他有次和父母出去办事时在街市上看到了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生,他的双手被父母拉着,脸上有着看到最爱的蜜糖时般开心的笑容,他的父母小声地跟他说着什么。

         他看着走在他前面小声交谈金钱的父母,感到了委屈和难过。他可以有最好看的衣服,最好的老师,最好的食物,最好的武器。

      

         可是他却不能有一个最差的玩伴,最紧的怀抱,最轻声的安慰,最想要的关爱。他跟着父母,一点也没有出来前的兴奋和惊喜。

         蔡徐坤惊讶地看着那些萤火虫在树间飞舞,这就像他曾经看过最好看的童话书中画出来的指姆姑娘最后到的王国,他喜欢看《拇指姑娘》,他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变小,被一只癞蛤蟆带走,这样他就可以离开家了,可以去一切的地方寻找同伴。

       现在,他没有被癞蛤蟆带走,却被一个魔女见到啦,还跟着他住在这么可爱的蘑菇一样的屋子里,蔡徐坤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就跟他千千万万个梦里梦到的一样,梦醒来的时候还是会被严厉的父母叫醒,然后在他们的注视下穿好沉重有昂贵的礼服,开始一天的学习。

        蔡徐坤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萤火虫,他很累了,小孩子的精力很足,但是体力跟不上精神,他的眼皮开始打颤,但是他不敢睡,他怕睡醒了发现这一切都是梦。他想这个梦长一点,再长一点,他还想多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呢。

       还有……还有……魔女橙橙……他还没……看够……呢……蔡徐坤两眼打颤,始终抵不过睡意,双手趴在窗沿上睡着了。

      ……

     橙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屋里没有一点灯光,他睡得迷迷糊糊,随手打了个响指,屋里的高脚铜灯自己点了起来,好看的暖黄色烛光映在墙上有圈亮色的光晕。橙橙走到屋外去,发现已经很晚了,门上挂着一个呈着野莓的篮子,丞丞知道是森林东边上次自己救下的麋鹿妈妈,篮子底层铺了一层青苔,野莓因为垫着青苔的缘故还新鲜。


         魔女随手捻起一颗吃起来,唇齿压迫溅出了粉红的汁液,甘甜的汁液在嘴里炸开,魔女橙橙满意地看着篮子里的野莓,觉得自己让野莓多长一两个月的决定简直太好了,夏天就是要吃甜的嘛!

        魔女拎着篮子进了屋,进厨房把草莓洗了又端出来,抛起一颗就往嘴里丢。夜晚的森林是安静的,魔女自己吃了几个草莓,就坐在床边发呆,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魔女看着床,发现自己床旁边有一架还散发着新木清香的小床。

         哎呀!他今天捡了个孩子呢!都忘了他了!

         粗心大意的魔女在窗沿边找到了蔡徐坤,男孩子睡着了,脸被手臂压出两个红印子,在白皙的脸上非常明显。魔女橙橙小心地抱起蔡徐坤,男孩子睡觉还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魔女不想吵醒他,抱着他放到了新床上,小心翼翼地盖好被子,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晚安,蔡……坤坤。”魔女蹑手蹑脚地持着扫帚出去了,夏夜里的风很凉爽,魔女撩着耳边被吹散的碎发,扫帚朝着森林东边飞去了,他要去找些新鲜的草药,有些草药只有夏季森林的夜里才愿意在悬崖上长那么几株,最近麋鹿妈妈生了孩子,他要送一份保护它的魔咒,这个魔咒需要那几颗草药。

           忘记给蔡徐坤下沉睡咒语了,他可得慢点醒呀。魔女橙橙一边指绘着扫帚飞行,一边想着。我可不想回去就哄小孩子。

         蔡徐坤睁开眼,屋子里因为魔女的离开已经没有了灯光,窗户透着一丝月光照进来,照在他的床铺上。夜很黑,他的眼睛却很亮,就像星星一样。他伸手捂着被魔女亲吻的额头,忍不住笑了,怎么压嘴角也压不下去。

         他向窗外望去,魔女刚刚从那里出发向东方去。他感觉自己拥有了一切,再也不用担心醒来还在那个冰冷的家里,也不用羡慕别家的孩子拥有父母的宠爱。

          他闭上眼睛,终于肯安心地睡去。这个梦已经是现实啦。他想,大人们就是骗人的。


         魔女不仅有男的,而且还很温柔,就像一个梦一样柔软。像他曾经千千万万次做的梦。

        那么美好,那么柔软,也那么想让人接近。

《绝境逢生》 新坑预警

  主坤丞微all丞

      Belize的丛林被称为次丛林,也被称为黑暗丛林,鳄鱼,美洲豹和八种毒蛇都在这里生活。2000多种植物覆盖了Belize近一半国土。流落到这,除了自己,谁也不能救你。

        一百个来自China的最优秀SERE来到这里迫降,进行丛林训练,他们需要活下去,最后成绩最好的九人将会代表China参加对抗在America进行terriorst  attack的terriorst,剩下的SERE则回到China,加入到Iraq的战争中。

       没有人想要去Iraq,他们都来自于被terriorst   attack的家庭,仇恨和愤怒是支撑他们从小在特殊SERE部队呆到现在的信念。

        他们来自不同的部队,他们怀着对terriorst的仇恨,被张教官带到了Belize的丛林生活,他们需要活下去,需要成为仅有的九人。然后加入到Anti  terriorst  attack的队伍之中。

       在充满红尾蛇,毒虫,植物和瀑布的Belize丛林,他们该如何生存,谁会被抛弃,谁又会被留下呢。他们是否能顺利地生存?

        欢迎收看特殊荒野求生节目————特种兵的丛林法则。

不老魔女的孩子(二)

       ooc严重!
       禁止上升真人!
       西幻设定,不喜勿喷!
       被抛弃贵族少年坤(伪)x魔女丞丞

       魔女的房屋像童话里精灵住的那样。那座房子落在一棵巨大的柳树下,新青苔长满蘑菇头似的屋顶。那些藤蔓像手一样包围了整座房子,干枯的树皮上皲裂的开口里有小草的嫩芽向外探头。

        屋子的圆形窗是唯一的干净地,坚硬的松木树干做成的窗框上面涂了橙色的树胶。魔女走到镶满松果和野花野草的门前,轻轻地对着门说着命令:

        “我的朋友啊,打开你的门让我进去吧。”好听的声音像山间清泉,木门听到他的话颤抖了一下,然后”吱——呀——”地叫着打开了门。

       魔女把帽子摘下走了进去,摇篮跟着他浮了进去,里面的孩子一眼睡得香甜。扫帚跟着魔女,自觉地进去关上了门,然后躺在一个木架子上面不动了。

 
         魔女橙橙看着篮子里面的孩子,刚才没注意看,现在有时间了认真地打量着男孩子,他看着男孩一头温顺的黑发,和不似森林周围村庄人的样貌。

       他同我一样来自遥远的东方大陆也不一定呢。魔女橙橙有些高兴地想着。他自成年时来到自己驻守的这片森林后,已经很久没看到故乡人的样貌了,虽然每年魔女们都会有集会,但是只能停留三天,就要回到自己的森林,继续守护自己的森林。

       因为他是橙橙魔女,所以动物们都很亲近他。他在这很受欢迎,大家也都喜欢他谦让他,可是他依然怀念小时候和仙子魔女和金钱魔女打打闹闹的日子。

       魔女橙橙从过去想到现在,有些难过地看着窗户,早上的阳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多,在高大树木的庇护下森林里到处都是金色的碎光,好像去年去仙子魔女森林参加集会时仙子魔女挂在壁炉上面的那副画。

        他现在还记得那副画上面画了他们七个魔女坐在森林里夜谈的场面。魔女橙橙想回到七人同行的日子,但是战争刚结束,每个魔女都要守护自己的森林。

        最近教廷派来的骑士一直都在森林外面徘徊,听说是要捉拿恶龙之子,魔女橙橙觉得这是借口,国家刚打完仗需要休养生息,财富和食物的匮乏估计让上位者想到了向来由魔女驻守的森林里的财富,想要找个错处拿下森林罢了。

       魔女橙橙不喜欢教廷的人,但是他不会给自己惹麻烦,毕竟姐姐在自己离开家的时候说过不要惹事。

        ——————

      男孩子醒来的时候魔女橙橙已经在准备午饭了,这几天森林里长了很多菌子,黑王蛇昨天带他去了很远的老松树林,树干上浮着的青苔里藏着大大小小的白菌子。他摘了一些,送给了住在榕树的雀雀和丝妮,还送了一些给新来这片森林的松鼠。

         魔女橙橙把烤好的菌子串放上松木圆桌之后往摇篮看过去,那个男孩子正坐在摇篮里看着他,双手死死地攥着篮沿。

         真是个戒备心重的孩子。魔女想,他拿起一串菌子,递给男孩子,温柔地说:“要不要尝尝我烤的菌子,新来森林的人类孩子。”

          男孩子摇了摇头,依然警惕地看着他。他知道自己被抛弃在森林里,醒来却在一座房子里,还有一个长得好看的人问他要不要吃东西。父母的话还在耳畔,他们虽然丢弃了自己,但是他依然相信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的告诫。

         “真是奇怪的孩子,明明看起来很饿的样子啊,”魔女橙橙有些失望地看着他:“本来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陪我玩的孩子呢。”

         “不过没关系啦,”魔女橙橙无视男孩子戒备的模样揉着他的头:“至少这个森林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啦。”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一瞬间男孩子以为他看到了《圣经》中上帝派来拯救世人的天使。

          男孩子看着魔女,又看着房间的样子,他总觉得在哪见过,却不知为何想不起来。“咕噜~”男孩子的肚子发出不满,魔女看着男孩子绯红的脸,轻声地笑着,把烤菌子又递过去。

         “饿了就吃吧,这个很好吃的。”魔女怕他不信,又拿了一串烤菌子自己啃了起来。男孩子看着他吃得那么开心,犹豫地接了烤菌子,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两个人吃饭都不喜欢说话,就这么吃着,男孩子吃完了一串他就递一串,直到桌上的食物都被吃完,魔女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做自我介绍。

        “对啦,我是魔女橙橙,这片森林的驻守者,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蔡徐坤。”

         哦呀果然叫这个名字嘛,魔女想,但他却不表现出来。

        “你怎么会出现在森林里呀,是和父亲母亲走丢了吗?”

         “不……”名叫蔡徐坤的男孩子看起来马上要哭了,“他们不要我了,把我丢在这里的……”

         橙橙有些手足无措,从前都是大家哄他开心,他没哄过人,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抱住了蔡徐坤,有些心疼地拍着他的背。

        “别伤心啦,你看你这么乖巧,他们不要你是他们不长眼,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跟我住呀,我养你长大。”

        ——————

         蔡徐坤站在屋子里看着魔女忙前忙后地指挥着针线自己穿过布料,他的头顶一把红色的剪刀飞过,飞到布料边自动剪着边角。一件好看的上衣裁制完成,魔女的手轻轻对着他一点,新衣服就穿在了他的身上,旧衣服整齐地叠好摆在魔女的床沿边。

          窗外不停地响着木头被砍断的声音,正是斧子在自动砍着松木,一张木床的模型已经有了,斧子砍着小木头,将木头间的缝隙堵上,刷子蘸着树胶刷着木头,不一会一张床就做好了,魔女把它安置在自己卧室的床旁边。昨晚这一切魔女有些累了,工具们回到原来的位置,魔女躺在自己的床上跟他交代了一句去周围玩可以,但是不能离开森林就进入睡眠。

  
          蔡徐坤看着魔女橙橙,他觉得他跟别人讲的魔女不一样。别人说魔女残忍且拥有魔法,会带来不幸,她们性格残暴喜欢杀人吃。可是魔女橙橙不仅把他带回家还给自己吃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别人讲的那样可怕,相反他非常好。看来别人讲的是假话。更何况,蔡徐坤有些迷茫地看着魔女橙橙。

         别人说魔女都是女的呀。

     

       

不老魔女的孩子(一)

             
        ooc严重,xxj文笔
       禁止上升真人!!!!(高亮!)
       西幻设定不喜勿喷
     被抛弃的贵族少年(误)X不老魔女


            清晨的阳光透过森林树间的间隙散下来,落在沾着露水的野草和泥土上。树上传来黄鹂婉转的歌唱和麻雀的低吟,整座森林就像被唤醒,动物们都起来了。

             
  

      一个男孩子躺在一个摇篮里,摇篮里盛放着柔软的绒布,沉睡的男孩带着笑意,身上穿着绣着恶龙纹样的白色绸衬衣和骑士们常穿的黑色绸裤。

          

       
       那是一个漂亮的孩子,他的睫毛长长的,也软乎乎的。一双眼睛光看轮廓也知道睁开时里面蕴藏着怎样的星河。身上盖着的蓝色被子上有着繁复的花纹----怎么看,都是一个贵族家的孩子。却不知怎得被放在了森林里。

       

          兔子先生看着远处榕树下的摇篮,它有些好奇,但是他害怕那是骑士和猎人们抓猎物的诱饵。树上的鸟儿们也在讨论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它钻回洞里,不打算搅和进去。

   

          那真是个漂亮的孩子。麻雀雀雀忍不住向它右边的黄鹂说话了。
     
       

          是啊,不知道谁家这么忍心把孩子抛弃在这儿。黄鹂丝妮回答着,它向下看着那个睡得正香的孩子,有一些同情他。

   

          我们去叫森林里的狼和豹子过来看看吧,它们昨天去森林边缘玩了,说不定就会知道是谁家的,咱们好把丢了的孩子送回去呀。雀雀用啄梳理着它灰褐色的羽毛,看着那个可怜的孩子,然后飞下去站在摇篮的把手上。


            诶!你干嘛呀!万一是陷阱呢!丝妮也连忙飞下去拉雀雀,嗔怪地看着它,把它拉离开来。两只鸟又回到了树上。


           你看见刚才那个孩子了吧!他真好看啊!睫毛有那--么长!雀雀没等丝妮对它说教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它想来喜爱漂亮的东西,树下这个孩子这么可爱,像是上帝最美的艺术品。雀雀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让它停止了说话,靴子落在还湿润的泥土上发出轻轻的声音。周围的草叶随着模糊身影的移动而晃动。

 

          是魔女橙橙。丝妮看着远方穿着黑色长袍戴着红橙色尖顶帽的人说。魔女橙橙很受动物和植物们的喜爱,丝妮也不例外,它向前方飞去,然后缓缓地落在魔女的肩上。


          魔女橙橙有一张好看的脸,他不笑的时候就像北方的寒冬,笑起来却像南方的涓流。眼睛永远清澈而明亮,就像春日的阳光,让人感到温暖和快乐。


           魔女笑着用左手摸了摸丝妮的头,身后的扫帚在他身后一蹦一跳的。他说出的话就像猫咪的呜叫,软乎乎的,丝妮不喜欢凶猛且喜欢吃鸟的猫咪,但是它喜欢这个像猫收敛爪子时一样可爱的魔女————准确来说是男魔女。


          “早上好啊丝妮,”魔女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上去十分可爱,远处的雀雀也飞了过来。

  

       早上好呀,橙橙。丝妮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
    
     

        雀雀停在了魔女抬起的左手上,魔女笑眯眯的,看着莽莽撞撞的小麻雀,“早上好呀雀雀。今天有什么事吗?”

    

         橙橙!橙橙!雀雀挥动着翅膀。有些激动地扑下一两片棕色的羽毛。它向着那棵树下飞去。

       

         不得了啦!咱们森林里有个被抛弃的小孩子!

     

         魔女有些疑惑地向着雀雀飞去的方向前进着,他看见巨大榕树下的竹篮,他走过去,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可爱男孩子睡在里面,身上盖着被子。这个孩子的眉眼看起来有点熟悉,但是他想不起像谁。

       

          橙橙!橙橙!橙橙!这个孩子被扔在这了,怎么办呀,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孩子,真是可怜。还这么小呢。雀雀飞回树上,它有些同情地看着依旧熟睡的孩子,但是它也知道橙橙才是森林的主人,小孩子怎么办还得他来处置。

 

            丝妮也回到树上,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它不像雀雀那样叽叽喳喳地叫,这种事情它见得太多,刚结束战争的王国人民一贫如洗,许多人都没有能多养一个孩子的口粮。森林就成了丢弃园,一切都可以扔到这里。

        

        但是这个孩子不想一般人家的孩子。

  

       “这个孩子真可怜,”魔女橙橙不无同情地看着他,他长得高,有五尺多,此时蹲下来把摇篮拎起来就像拎小鸡仔一样毫不费力。“我真好无聊,有个人类孩子陪陪我也好。”他打了个响指,摇篮就自己浮起来,浮到魔女腰部那样高,稳稳地飞着。


          那你要收留这个孩子,他叫什么呢?丝妮早就想让雀雀闭嘴,眼见雀雀又要说话,赶忙先一步说了出来。

     

         “这个啊……”魔女一时没想到,他看着摇篮里的男孩子,突然瞥见摇篮里的一小块破烂的绸布。“这是什么……蔡,徐,坤,那他就叫蔡徐坤好了。”
 
     

         魔女挥挥手,和两只小鸟做了告别,再次向着前方走去,阳光随着时间逐渐变多,森林也变得比刚才更亮,丝妮和雀雀看着远去的魔女,扫帚和摇篮。阳光笼罩在魔女橙橙身上,连他的身形都变得模糊起来。

         

          tbc

          

         

【坤丞】有人看不老魔女和他的孩子吗!

就是之前超级火的!我超级想写,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有我就写!没有我!明天再来看看……

礼物(上)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x3
ooc
小破车

https://m.weibo.cn/5976791115/4244956920536114